黎佑_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我

cp避雷↓
[灵能]主产灵茂灵‖吃all茂,酒窝灵,芹灵
[我英]主产胜出,轰出,轰出胜大三角‖吃all出,麦相,欧相‖雷轰出胜外所有轰,爆相关
[阴阳师]主产酒茨‖吃鬼使黑白,酒茨,晴博
[刀剑乱舞]主产乙女向‖吃all婶主三明婶‖雷三日月腐向cp

#灵茂灵,练手,清水傻白甜ooc

“师父,想要被摸摸头。”
茂夫微微仰起头,表情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然而这个要求……
现在的中学生都不会对这种话感到害臊了吗?灵幻有点疑惑,但仍抬起手放在茂夫的头上随意揉了揉。他甚至努力回想了一下,但只依稀记得那时候的自己貌似厌恶各种各样的身体接触来着,无论是出于认为自己已经不是小孩了还是对这种要求羞于启齿的心态,他都没有说过类似的话。
愿望达成的茂夫很自然的小小勾起嘴角,眼神亮亮的,看上去很满足的样子。
幅度不大,但是和对方相处已久的灵幻自然能读懂他的状态。
……嘛,既然弟子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那就不深究了吧。
不经意被14岁少年萌了一脸的28岁大龄单身青年默默扭头捂住脸。

然而,未来的几天中。
“师父,想要抱一下。”
……说好的一下呢?怎么不撒手了?
“师父,想要坐一起。”
平时你不是都坐对面吗?两个男的坐那么近不热吗?
“师父,头疼,想要膝枕。”
???这什么情况?
灵幻一脸懵逼。
.etc
灵幻不由得有点担心了。虽然弟子主动向自己撒娇是感觉不错咳咳咳,但是这么黏自己没问题吗?
不管是从同性还是师生的意味上感觉都有点过了。
还是说学校出了什么问题?被孤立了?不会被霸凌了吧?!不过也没见到有什么伤之类的啊……
脑补能力max的灵幻最终决定,还是找他谈谈吧。
于是他趁着委托结束,坐巴士回相谈所的时候状似不经意的开口了,“咳咳,龙套啊,你看你最近是不是太黏我了?是学校发生了什么事吗?”
顺便一提此时两个人坐在靠窗的角落,随着车的颠簸腿或者胳膊总会时不时碰到一起。
“师父讨厌这样吗?”
茂夫扭头,在黄昏柔和光线的笼罩下,他一如往常安静的样子甚至带了点可怜兮兮的错觉。
灵幻被弟子无辜的眼神看得产生了谜一样的罪恶感。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之类的。有的话记得跟我说啊。”灵幻说着,十分自然的抬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然后突然惊觉类似的动作自己已经做的十分顺手了。
“学校没什么问题,抱歉让师父担心了。”
“哦……那就好。”灵幻有些尴尬的收回手,然后感觉对方靠在了自己肩膀上。
“那,麻烦师父借我靠一会,有点累。”
灵幻是知道自家弟子体质有多差的,总是麻烦他跟自己因为各个委托东奔西跑,时间长了多少也有点不好意思。
于是他索性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两个人都能更舒服一点,然后也开始闭目养神。

其实并不是很累的龙套:计划通√
—The End—
===========================
入坑处女作,还处在摸不清感觉的阶段,然而实在是想看他们黏黏糊糊的样子所以忍不住动手了(ni)
其实我吃灵茂灵无差,然而感觉这文里师匠被我写的有点呆像是茂灵了😂勉强当成师匠实在没想到龙套也有耍心眼的一天吧(臭不要脸的
感觉龙套就是那种,想要啥都会特坦诚说出来的天然系,无意识就打着各种旗号为自己谋福利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感觉就该这么做☜估计他是这么想的吧
师匠就是对外精明的不行,但遇到龙套的各种得寸进尺就会迷之迟钝,因为没想过师生+14岁年龄差+同性能干出来什么吧23333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