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佑_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我

cp避雷↓
[灵能]主产灵茂灵‖吃all茂,酒窝灵,芹灵
[我英]主产胜出,轰出,轰出胜大三角‖吃all出,麦相,欧相‖雷轰出胜外所有轰,爆相关
[阴阳师]主产酒茨‖吃鬼使黑白,酒茨,晴博
[刀剑乱舞]主产乙女向‖吃all婶主三明婶‖雷三日月腐向cp

客人太太的献刀到了啊啊啊
不好意思乱占tag,打个献刀吧

[胜出]单方面追逐(2.2)

  后来绿谷出久就成了爆杀卿的私人助理。
  爆豪胜己问过他当时为什么会知道他喜欢那种薄荷糖,绿谷出久选择实话实说。
  爆豪胜己的眼神微妙了起来:“喂,你小子是跟踪狂吗。”
  “……不是啦!!”绿谷出久本来正在任劳任怨的替他写报告书,闻言忍不住拍桌转头瞪他,“这是我作为爆杀卿粉丝的自我修养!”
  歪在沙发上休息的英雄先生很好的被自家助理的反应娱乐了一番,撑着脑袋嗤笑一声,眯眼笑的恶劣。绿谷出久低头不自然的眨了眨眼睛,扭过身子继续手头的工作,嘴里快速小声嘟囔:“可恶爆豪先生就是仗着自己帅气随便欺负人虽然是很帅但是好讨厌……”
  “闭嘴书呆子,你太吵了。快点写完我要下班了。”
  ……这个人完全没有该写报告的人是自己的自觉!!
  “我知道啦!”绿谷出久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加快速度赶着报告,身后的人却像知道他想说什么一样接上了他心里的话。
  “不然你以为我要助理做什么,笨蛋吗你。”
  “完全不,应聘工作的时候我就多少有了觉悟。”绿谷出久叹口气,耸耸肩随口回应。报告终于完成后,他收拾收拾桌子就起身准备离开了,“报告我写完了,明天的日常巡逻是八点开始,需要我去接您吗?正好您这次要负责的区域有些远。”
  爆豪胜己终于舍得从沙发上起身,看也没看的伸手接过绿谷出久递给他的长风衣穿好。已经差不多过了晚饭时间,外面的天色早就暗了下来,正好方便他不用再戴上墨镜变装了。但绿谷出久仍旧半哄骗半强迫的让他戴上了帽子,理由是对方显眼的发色和眸色。
  爆豪胜己思索了一下突然开口:“我今晚住你家。”
  绿谷出久心跳漏了半拍:“啊……?”
  “你家在巡逻区附近不是吗。”他挑着眉斜睨了他一眼,“不然你以为是为什么啊?”
  “啊那个……没什么,知道了。那我们先去吃饭吧?”
  绿谷出久避开对方过分理直气壮的坦然视线,略微有些心虚。每次他都催眠自己喜欢爆豪胜己是因为他是自己憧憬的英雄爆杀卿,却往往在这种小地方一次又一次的暴露出私心。
  有的时候他都觉得爆豪胜己早就知道他的小心思了,毕竟前几位助理中也有类似的情况……当然对方是女性。而他虽然有着同性的身份做掩护,却多少会留下些蛛丝马迹。更何况他又实在不是那种擅长掩饰自己的人呢。
  都是成年人了,他想也许爆豪胜己不点破是看在他工作效率的份上吧。只要不影响工作,不越界让他讨厌,谁喜欢他估计他自己也不会在意。爆豪胜己就是这样的人。
  既然决定了一起回绿谷出久家,两人就一前一后的向电车站走去,爆豪胜己相当满意对方自觉后退的这半步。绿谷出久家离事务所不算远,与爆豪胜己的家差不多刚好位于事务所的东西两边。如果他明天要去接爆豪胜己就必须早起先到事务所取车再去接他,之后折回自己家附近,实在是太麻烦了。
  绿谷出久承认自己多少也想过干脆让爆豪胜己住自己这边一晚上之类的,但他怎么敢主动提出来呢,又不想被爆杀。
  却不成想最后是爆豪胜己本人提出来的。
  现在是秋末冬初,一两场薄雪过后天气逐渐冷了起来。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今天的工作,完全没在乎对方多是鼻音或嗤笑且完全看心情的简单回应。他手有些冷了,于是就把双手半拢在嘴边呵出一口温热的白气,略微仰头看着它迅速旋转升腾然后消散在空气里。
  爆豪胜己偏头看了他一眼,突然开口。
  “我现在想吃鲷鱼烧,去给我买。”
  “诶——”
  “不许抱怨,快点去。”爆豪胜己不耐的用下巴点了点对面街的小店,“再不去炸了你哦?”
  “明明我只是工作助理又不是跑腿的……”绿谷出久小声嘀咕着但也不敢真的不管,最后还是认命的小跑着去给他买了。
  一个红豆一个抹茶,新鲜出炉还冒着腾腾的热气。
  结果爆豪胜己看都不看一眼:“太烫了你先替我拿着。”
  ……哇这个人?
  绿谷出久下意识吐槽:“爆豪先生明明手里都可以放出爆破还会觉得鲷鱼烧烫吗!”
  已经在继续往前走的人回头,冲他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啊?”
  绿谷出久立刻反应过来,瑟缩了一下。
  “你也知道我会爆破啊?”对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别废话快跟上,臭书呆子。”
  “哦。”
  绿谷出久只好郁闷的小跑两步跟了上去。
  不过因为鲷鱼烧的热度,手倒是不太冷了。
  他小口咬着自己的抹茶味,慢半拍的想。
—TBC—
==================================
【小剧场】盯妻日常
窝在沙发上的咔:(盯——)
一背冷汗拼命加快速度写报告的久:(爆豪先生明明已经没有工作了为什么还不走……话说好像感受到了强烈的视线,错觉吗?)
↑为了等你啊傻孩子

这一章是英雄咔x助理久
由于没有幼驯染buff两人关系反而意外的好?
叫爆豪先生是我的私心,因为设定上咔算是久在事务所的前辈,既是前辈又是偶像的话叫不出咔酱那么亲密的称呼吧
这个世界目测还一章,2.3后我们就进入3.1,趁着我热情还在勤奋填坑
总感觉这个世界应该叫舌尖上的胜出,上章薄荷糖这章鲷鱼烧(x)

[胜出]单方面追逐(2.1)

  “喂!”
  被推醒的瞬间,火焰贴身炙烤的高温和被呛入肺部的烟雾所带来的窒息感像梦一样消失了。在失重感中绿谷出久惊慌失措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张挂满了不耐的脸。
  “放学了我们要做值日,你让一下。”
  绿谷出久愣愣的点了点头,起身后转身欲走,然后被刚才那人扔过来的书包砸了个踉跄。
  “绿谷你傻了吗,书包都不拿?”男生转身嘟囔:“本来就是个无个性,脑子都傻了还真是没救了。”
  旁边的女生用肘部推了他一下,对绿谷出久抱歉的笑了笑。
  黑板,桌椅,熟悉的校服,以及带了点陌生感的少年少女。
  绿谷出久低头,看到了一双属于少年的手。
  ……这里是,他的高中。
  回家的路上他仍然处于一片茫然。穿越?重生?不知道,唯一有印象的高温和窒息感已经变得模糊,他只能猜测自己也许是死于公寓的火灾。
  不到三十岁的短促人生和如今十几岁少年的身体都让他觉得真实的可怕,绿谷出久想这大概不是梦。
  这算不算上天给他重来的机会?
  ……总之无论如何,他都没理由不好好利用这个状况。
  要说重来一次他想改变什么的话,就只有那个了吧……
  那个曾经一度放弃的梦想。
  

  那之后绿谷出久改了志愿,不顾母亲的劝阻和周围人的嘲笑,报了一所英雄相关的大学,最后进入了一家有名的英雄事务所工作。
  毕竟是高中才开始的改变,绿谷出久也知道单单这一点变化就想成为英雄是多么天真的空想,所以他一开始就规划好了自己这次的人生。
  即使不成为英雄,也有可以拯救他人的位置留给他,不是吗。
  ……当然,他选择这家事务所并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名气,同时也因为一位隶属于它的英雄。
  爆杀卿。
  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下定决心去这里面试的时候略心虚的想,借机和自己喜欢的……嗯,偶像共事不算什么大不了的私心对吧。
  出乎他意料的是,当他一路过关斩将后入选了最终面试,面试他的人是爆豪胜己本人。
  当然对方摆出来的是一幅恨不得把面试者和简历一起炸烂的臭脸。
  绿谷出久没有因为这种突发情况惊讶太久,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并意识到了什么,沉寂已久的心脏逐渐嘭咚嘭咚的加快了速度,像是血液在血管中汹涌奔腾,横冲直撞产生了回音。
  爆杀卿18岁高中毕业后就直接出了道,至今已经四年。他虽然早就成为了人气超高的新世代英雄,却仍没有一个绑定的专属助理。无他,只是因为没人受得了他那烂脾气而已。
  如今他亲自出现在这里的理由不言自明。
  绿谷出久压抑着兴奋,强迫自己恢复冷静。这样难得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他必须展现出自己的优点和对他的了解去赢得这份工作。
  虽然对第一项多少有些担心,但就第二项来说,他有自信这个世界上没人比他知道的更多了……甚至包括爆豪胜己本人在内。
  他怎么说也做了他那么多年的粉丝。
  “自我介绍。”
  爆豪胜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字句一样扔给他四个字,充满不耐。
  他是真的有可能下一秒转身就走。
  这种事爆豪胜己完全做的出来。
  绿谷出久飞快的思考着对策。他定了定神,从兜里拿出了一包还未开封的薄荷糖。
  谢天谢地这是包新的。
  因为爆豪胜己大概不会愿意接受一个陌生人吃剩的,哪怕是分散包装的东西。
  “失礼了。”绿谷出久尽量快速又不显得过分随意的把糖放在桌子上,向对方推了过去。由于面试者的椅子离对方有一定距离,他不得已的站起身来完成这些动作。为了弥补俯视对于对方的压迫感,他只好稍稍弓着身,冲爆豪胜己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过分的讨好和殷勤会减分的,爆豪胜己讨厌这些。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用。”他补充,然后迅速开始向爆豪胜己要求的那样自我介绍,包括他的姓名出身等等一系列明明已经写在简历上的东西。
  爆豪胜己眯起眼,万年皱紧的眉头没有一点松动的迹象。但那没关系,他到底还是拿起来了那包薄荷糖,粗暴的拆开了一粒扔进嘴里。
  绿谷出久一边继续说着没什么意义的废话,一边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正常面试官会在意的,包括面试者自我介绍时的状态的考察等等,全都不适合爆豪胜己。如果他愿意他当然可以从这些中分析出这个人的性格以及他是否可用,但他没必要跟这些在他眼中不算优秀的人浪费时间,这种琐碎事情总会有人替他处理的——比如前几次海选后的筛选。
  说句不太好听的,这场面试和能力关系不大,毕竟一路走来到了这一步,大家的能力水平是差不多的。最后这一次考验的重点,不过是对爆豪胜己的了解程度而已。
  换句话说,就是你能否成功给爆豪胜己顺毛……
  终于,绿谷出久已经说完了他准备的所有内容,安静的闭了嘴等待对面人的决定。
  他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要多嘴辩解,做好他要求的,回答他想知道的,这对爆豪胜己而言就足够了。
  爆豪胜己神色莫辨的咔嚓咔嚓咬着糖,一时间偌大的会议室里只有这一点声音而已。
  绿谷出久多少还是开始紧张。
  人们都知道爆杀卿喜欢辣的东西,这很符合他的形象,他的粉丝小册子上也写着这件事。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也喜欢某个老牌子的劲凉薄荷糖,大概是因为那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辣劲。
  绿谷出久会知道这个还是因为他上辈子——就当他那份记忆不是梦吧——在无数个爆杀卿解决事件的报道里,看到他熟练的从裤兜里拿出什么往嘴里扔,咔嚓咔嚓咬的开心。
  后来他对比了各种照片和蛛丝马迹,终于找到了正确答案。从那之后绿谷出久也会习惯性的买一包带着,偶尔吃,但是大部分时候他是受不了的,只是当做好运的物件带在身边。
  这个习惯延至了这一世,真的给他带来了好运。
  爆豪胜己终于咽下了糖,再开口时声音冷静了多,但仍然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傲气。
  “无个性?”
  “……是。”
  “连个性都没有的你,还想要逞能做英雄吗?你能帮上我什么?”
  “……我知道无个性想要成为英雄如同天方夜谭,但我的梦想从来不是做英雄,我只是想要尽可能的拯救他人而已。”
  绿谷出久握了握拳,然后抬头直视着爆豪胜己,坚定的说。
  “作为您的助手,我可以实现这份愿望。我不想做英雄,也不必成为英雄。现在我想做的,是辅助您,去成为最棒的英雄。”
  “那才是我的工作,也是我达成梦想的最优方案。”
  爆豪胜己定定的看了他一会,突然咧开嘴笑了。
  “就你了,臭书呆子。”
  —TBC—
===============================
这篇的记章方法和普通不太一样,看到2.1你们就知道会有2.2的xxx
按我目前大纲未来应该是各类清水小甜饼,主要由各种小互动组成那样
前期恋爱成分真的很少,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毕竟我们的目标是事业爱情双丰收!

[胜出]单方面追逐(1)

  那个人很耀眼。
  绿谷出久在见到爆杀卿的第一面就意识到了。
  彼时他不过是个普通平凡的上班族,像任何一个晚归的人一样坐着末班电车,疲惫的靠着车窗昏昏欲睡。
  然后,“BOOM——!!”
  绿谷出久惊慌失措的睁开眼,脑袋还处于突然惊醒的短暂眩晕中,眼睛却已经先被一个身影吸引了注意。
  那是电视上正在放送的直播,算起来应该是让他人气飙升的第一个事件。
  一个恶心但是显而易见十分强大的敌人,和那个已经遍体鳞伤,却仍大喊着“去死吧”毫不犹豫腾跃过去的背影。
  以及最后必杀一击的巨大爆炸。
  那让绿谷出久已经放弃了不知多少年的英雄梦突然蠢蠢欲动了起来,好像有什么被那声爆炸唤醒了。
  虽然至今仍旧崇拜欧鲁迈特,虽然现在也依旧会看各式各样的英雄新闻,闲暇时还会做些笔记……但就像那些早就改名为“英雄事迹及分析”的笔记本一样,他已经放弃了幼年时“成为带着笑容拯救他人的帅气英雄”的梦想。
  而这些变了名字的笔记和执拗的关注,是他仅剩的坚持。
  在如今欧鲁迈特已经隐退的时代,继和平象征之后的无数英雄纷纷崛起,打破了曾经被一度垄断的局面。没有英雄再去做那个绝对的信仰,但他们所有人共同打造了一个信赖英雄的社会。
  他们将个人的绝对力量取而代之,以集体成为了新的“支柱”。
  但绿谷出久还是很怀念他少年时的景象。他向来喜欢付诸全部的那种纯粹的竭力感,比如以己之力打破个性黑暗时代,带人们迎来和平的欧鲁迈特。
  所以对于当今社会,他总是会感到一种失落。当然他并非不赞同这种发展,甚至他心里明白这样比曾经的“一人英雄”社会要安全稳定的多。他只是单纯觉得……有些遗憾,因为再没有谁能给他带来曾经欧鲁迈特带给他的那种感动。
  可是在这一瞬间,他似乎找到了。
  他从爆杀卿对于胜利的执着和不顾一切中找到了共鸣。
  只那一眼,绿谷出久就仿佛找到了他的“支柱”。那个自欧鲁迈特隐退后,就变得空落落的位置。
  那之后他开始关注这位英雄。
  虽然与他“救助他人”的理想似乎不尽相同,但爆杀卿对于胜利的渴望和那股拼命的气势成为了绿谷出久的寄托。就好像有人代替年少的他实现了愿望,在他曾想象过无数次的人生道路上不断前行,让早已顺从命运走向另一条平坦安全的路上的他,看到了那条坎坷艰辛的路上独有的灿烂景致。
  在关注爆杀卿时,绿谷出久总觉得他也同时脱离了平凡普通的自己,重新捡起一度遗落的梦想,并得到了好好面对这无趣人生的勇气。
  有时候他也会想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一个与自己温和性格完全相反的暴躁的他,一个永远蝉联“最像敌人的英雄”No.1的爆杀卿。但这答案总是无解,就像人们面对喜欢的事物往往说不上理由。
  后来绿谷出久慢慢的通过网络和电视报道了解他,在各种微不足道的小小细节中拼凑真实的他。于是他发现了他暴躁下的冷静细腻,他贯彻信念的直率肆意。他看到他张扬下的笨拙,看到他洒脱后的完美主义。
  他无数次感慨怎么会有人这样彻底的贯彻了名字的每一个字。爆豪胜己,这名字简直就像他人生的座右铭。他永远充满气势的追求胜利,超越自己,不在意旁人非议,就那么坚定的走着自己的路。
  说实话,让人羡慕。
  绿谷出久偶尔对比他回顾自己的人生,自嘲唯一的不平凡却是无个性这样的倒霉事。因为这个他受尽了嘲笑,被迫放弃了梦想。他听了母亲和医生的话正视现实,过了这么多年却依旧怀念那个曾经敢于大声呐喊出梦想的少年。
  他想如果能早点遇到爆杀卿,能不能在他的激励下敢于迈出那一步呢。
  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哪怕所有人都指着左边,他也能向右转去做真正的自己呢。
  当然如果什么的终究只是妄想,如今他也只能在周六的深夜翻着爆杀卿的新闻想些漫无边际的事情。绿谷出久有时候觉得人生这种东西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当年他一念之差放弃了梦想,现在就只能在距离梦想最远的地方徒劳的伤感。
  他半阖着眼看着抓拍下爆杀卿略显狰狞的笑,忍不住苦笑着伸手去描摹那个弧度。真的是羡慕啊,羡慕这样的人,崇拜这样的人。
  喜欢这样的人。
  ……喜欢如此耀眼的那个人。
  这样的喜欢因为两人太过遥远的距离反而变得肆无忌惮。它疯狂的生长缠绕,回过神来早就霸道的占满了整个心脏,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绿谷出久收回手叹了口气,突然就没了继续回顾这些的兴致。
  他恹恹的按灭了手机,翻身睡了过去。
  明天是难得的周日,还是应该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才对。
  而沉沉睡去的他没能听见邻居的呼喊,在这座简陋公寓的火灾里,永远失去了再次醒来的机会。
  就这样结束了他短而仓促的人生。
—TBC—
==================================
被第二季刺激了一下重新爬回小英雄
复健期文笔生疏退步,求见谅么么哒
这一章是英雄咔x普通上班族久,完全是久单箭头,咔都不认识久😂所以爆豪胜己tag打的我好心虚哦……。
是否有后续看lof名字后缀,如果有保证HE
应该会有吧(。)会有的吧

群宣,占tag抱歉
刀剑乱舞同好群,非语c
乙女腐向兼收,不排斥男/女婶,欧/非婶,大佬/咸鱼婶.etc
入群改群名片为游戏中婶名
求人!

活击看了第一集,感觉还挺良心的√不过和漫画剧情略有删改,大概是为了赶进度所以删了兼堀感情戏(buni)所以顺便安利一发,后7p截图剧透注意

◆刀剑乱舞
公测百日,就任九十九天,高考结束的战绩及刀帐纪念
作为一个非洲人,24天就任时锻出的爷爷是支撑我玩下去的最大动力
感谢官方赠送的鹤球狐球石切papa
然后我家咪总给我捞出了一期,一期给我锻出了萤总
大典太是在他限锻的最后一天来的
四把大太就太郎最爱我,次郎萤总卡了好久
枪的话,大概号叔还在地图里醉着呢= =
唯一一次战败,是为了刷前田的真剑……从那以后再也不特意刷了,心疼

祝自己高考加油!!

鹿菏:

明天就是高考日了,特地为各位考生们画了这枚“紫气东来锦鲤化龙符”,希望要高考的小仙女小帅哥们都能超水平发挥,顺利考上自己理想的学府!一入考场便化龙,紫气东来都高中!高考加油哦!比心 

#撩刀失败系列②

#依旧告白失败设定各位婶婶注意避雷!
———————————————————————

◆一期一振
你和他一同坐在走廊下,看着远处的粟田口短刀们笑闹着玩耍,岁月静好。
“他们都很有活力呢。”
“是的。”因为谈论到弟弟们的话题,他笑的比平时更暖一些,“都是托姬君在我来之前好好照顾他们的福。”
你因为这句简单的感谢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假装成喝茶的样子。
“啊……真想当他们的姐姐呢。”
你有点紧张的开口,话尾有一点点颤。
犹豫了半天,你还是把“嫂子”换成了“姐姐”。你知道一期他肯定能听懂的,你真正想告诉他,想传达给他的那句“喜欢你”。
你偷偷抬眼,有些忐忑却期待的看他的反应。
但他只是眼神闪了闪,将视线投向远方,“如果有姬君您这样的姐姐,他们也会高兴的吧?”
你僵住,心里却还抱有最后一丝期望。他是没听懂吧,只是不确定吧?“我……”
“嗯?”
他转过头来看你,仍旧带着笑,只是……那唇角放平了些。
“……没什么。”
你苦笑。
他果然,听懂了呢。

◆加州清光
“清光,我喜欢你啊!真的……最喜欢了……”
笑容可爱的打刀少年躺在你的怀里,伸手轻轻捏了捏你的脸。
“真好啊,我……直到最后为止都被爱着呢……”*
“是啊!我爱你,所以说……别抛下我啊……”
“别哭嘛,这样就不可爱了哦。”他的身体已经在消散,却依旧笑的灿烂,一点点为你拭去泪水。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我要拒绝主的告白。”
他笑嘻嘻的牵住你颤抖的手。
“请忘记我吧,您会遇见……更好……”
话音未落,他已消失在微风中,只留下刀身已碎裂成几段的本体。
你把它们抱在怀里,不顾冰凉的刃划破你的皮肤,失声痛哭。

———————————————————————
*改自清光碎刀语音
#写……写不下去了qaq除了碎刀我想象不到清光会拒绝你的告白啊
#所以最后一个不打算正经写了
———————————————————————
◆大和守安定
“安定我喜欢你!”(`・ω・´)
“对不起我爱的是冲田君。”(ㅍ_ㅍ)

挖到信浓啦!
一期开不开心!
是说信浓的声音和腿……^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