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佑_一睡十年

cp避雷↓
[灵能]主产灵茂灵‖吃all茂,酒窝灵,芹灵
[我英]主产胜出,轰出,轰出胜大三角‖吃all出,麦相,欧相‖雷轰出胜外所有轰,爆相关
[阴阳师]吃鬼使黑白,酒茨

已经是个40+的婶啦,诚挚邀请同样40+邀请还没满的婶互换邀请码
占tag抱歉找完就删qwq

偷渡成功!我就知道我脸黑不是我的问题,是游戏的问题
垃圾yys再不出ssr我就弃坑/手动微笑
p2配方√5665玄学真的有用

立个flag
酒茨随便谁来我都产粮
来酒我虐茨
来茨我虐酒
结尾保证he
但如果谁都不来
我就要写be了😃
40米长玻璃刀

看完酒茨tag热度靠前的那篇献刀,刚想感慨生生世世又见生生世世,结果突然福至心灵往上一翻,果然就是写无恶不作的大大……熟悉的画风熟悉的味道xx

[酒茨]同居15题(现代paro,上班族酒x大学生茨)

题源贴吧@在河之狸
原来是三十题删了一些容易ooc的梗
由于年代久远虽然说了抱梗但是大大并没回我orz所以侵删
虽然是段子但是有时间线√
第一次写酒茨好怕ooc啊啊啊啊——
——————————————————————
1 贴出了找人合租的广告
“哈……”酒吞看着手里的水电费单子有点发愁。
毕竟是刚工作就迫不及待跑出来了,现在工资还没发存款就用的七七八八,生活有点紧迫啊。
他回想起星熊的建议,认命一般写了份合租广告扔到了网上。
算了,找个室友陪着也挺好……吧?

2 电话那头清爽的声音
“喂。”
“请问您就是酒歌狂行先生么!我有意合租,下午能不能去看一下房子?”
“下午啊……成,你来吧。到了给我电话。”
酒吞挂断电话,对方声音倒是很清爽,感觉挺朝气的。就是……莫名有点像他某个学(mi)弟。
……不会这么巧吧。

3 拎着行李出现在门外的人
下午,门铃开始响个不停。酒吞叼着烟不耐烦的开门,“谁啊?!”
“果真不如我所料!挚友啊你找室友为什么不先告诉我呢!幸好我看到了你的广告咳咳咳……”
“闭嘴!”酒吞黑着脸,把烟狠狠扔在脚下碾灭。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他。
“你不是在宿舍住吗?”
“我已经把宿舍退了!为表决心我把行李也带来了,挚友你看!”
酒吞翻了个白眼,操你妈我不看。说好的只是来看房子呢,这下都赶不走了。
“……算了,赶紧进来。”

4 很不幸地都不会做饭
茨木住进来的第一天,说要给酒吞做饭。
酒吞看着白蓬卷的高大青年穿着围裙举着锅铲猫在小厨房里忙活的样子莫名想笑。
不过这倒是给这地方添了些烟火气。毕竟酒吞自己是不会做饭的,所以也不怎么用这个厨房,一般是在外面买饭回来热。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他抽了抽嘴角看着盘子里黑如焦炭的所谓“食物”,又看了一眼规规矩矩坐在一旁,低着头明显沮丧的不得了的茨木,深深叹了一口气。
“走吧,本大爷带你去外面吃。”说罢他拎起外套,回头却见茨木抬着头似乎想解释一下的样子,忙趁着他一声挚友还未出口拍了拍他的头,“赶紧的还不快过来。”
“好的挚友!”
眼睁睁看着对方一瞬间恢复了精神,酒吞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养了只大狗。

5 失眠时犹豫地敲开了对方的房门
酒吞失眠了。
这倒是很难得,想他向来过的潇洒随意,哪有什么烦心事能让他烦扰到晚上还睡不着。
只是这次不同——他又被红叶拒绝了。
于是酒吞犹豫着敲了敲茨木的房门,“喂,茨木,你睡了么?”
对方精神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没有挚友!有什么事么?”
说罢就是咚咚咚的脚步声,酒吞忍不住笑了一下。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
“那就出来陪本大爷喝酒。”

6 分工管理卫生
起初茨木说卫生由他全包了——“怎么能让挚友做这些琐碎事情!不如由我全权代劳吧!”
酒吞也没多想,就答应了。不然茨木一定会闹他好久……
于是等酒吞下班回来,就见家里一半被打扫的晶莹剔透(不是比喻),一半还是他那个只能堪堪称得上整洁的小出租屋。
他再次为茨木这家伙的行为抽了抽嘴角。
想也知道这家伙一定是觉得“挚友住的地方既然交给我打扫就一定要做到最好”之类的。
真是……
“喂茨木,以后的各屋卫生自己负责,客厅等我回来周末一起弄,听见没有?”

7 “诶,你也喜欢玩这个!”一起玩桌游/网游
熟悉的和风音乐传来,酒吞一顿,伸头去看茨木的手机。
……好吧,阴阳师。“你也玩啊。”
茨木感受到他探头过来,兴奋的回头,“对啊挚友!你也玩么!”
“嗯。”就是死也抽不出红叶。不仅百鬼也砸不到,最莫名其妙的是在寮里乞讨居然都没人给碎片。
酒吞:气哭。
虽然他有一仓库茨木(。)
“挚友你看,我有好多酒吞童子!就是和你重名那个。”
“……我还没抽到过ssr。”看着对方闪亮亮的眼睛,酒吞也说不上为什么,反正没好意思说我也有一堆和你重名那个。
不过也没错,除了茨木他真的一个ssr都没有。

8 病中的悉心照料
酒吞生病了。
茨木特别慌张,忙前忙后拿了一堆药挨个看说明书,又弄出来一堆冰袋,还把酒吞捂在被子里不许他动。
酒吞:本大爷只是感冒又不是要死了。
“喂茨木。”酒吞叫了他一声。
茨木回头,眉目里满是不解。
“你看到了,本大爷没你想象中那么强,所以……”
酒吞本来是想说所以你觉不觉得幻灭之类的,话到嘴边却变了,“所以你没必要继续跟在我身边……”
酒吞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不是变相赶人吗?
但是的确啊,真正的酒吞是个会因为上班累死累活然后得感冒,会因为钱不够被迫找室友分摊房租,还会死追女神却被女神天天拒绝然后喝闷酒的家伙……说到底,眼前的茨木似乎更符合他所谓的强大。至少无论是一帆风顺被保送的人生,还是有钱有颜正正经经是个高富帅的身份,都比酒吞强太多。
茨木却只当他生病了说胡话,但还是一本正经的回他,“我不会走的,挚友。挚友你对自己的强大也许不自知,我却看的清楚。你……”
他顿了顿,似乎是觉得病人听这些实在聒噪,所以难得体贴的放弃了长篇大论,只说了一个结论,“总之,我会永远追随你。”
“直到你亲口说不再需要我为止。”

9 “祝你生日快乐”
酒吞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吃着茨木给他做的巧克力蛋糕。
说来也奇怪,明明两人都是走硬汉风格的——尤其酒吞,总被人说冷漠无情之类的,茨木在面对非酒吞的人时也是差不多一样的德行——但是他们都很喜欢甜食。
而茨木在上次试图给酒吞做饭失败后就一直偷偷摸摸苦练厨艺,最终在酒吞生日那天弄出来一个自制的巧克力蛋糕做礼物。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酒吞心情很好的叼着叉子咬来咬去。被人放在心里的感觉实在太好,甚至让他做出这种幼稚的行为。
手机亮了起来,是红叶的短信。
“生日快乐。”
酒吞叼着叉子回她,“谢了。”
想了想,又回了一条,“我放下了。之前抱歉。”
那边短信回的也快,“哎呀终于放弃我了?挺好的,是不是有新欢了啊?带过来给我瞅瞅?”
酒吞笑,没再回她,反而扔了手机又挖了一勺蛋糕送进嘴里。
然后面对着茨木期盼的目光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很好吃,谢了。”

10 分享沙发
“过来坐,陪本大爷看电视。”
酒吞拍了拍沙发。
茨木受宠若惊的看他,“真的可以吗挚友!”
“别废话,叫你过来就过来。”
茨木乐颠颠的跑过来窝在他旁边。
毕竟酒吞一直讨厌身体接触,以前都是让茨木坐旁边的椅子的。

11 对方在工作,看视频时带上耳机
酒吞的工作越来越忙,不想在公司加班只好往家带。
毕竟家里还是有个人一直等着呢。
酒吞回家吃完饭就赶紧拿出笔记本,直接在客厅开始敲敲打打继续未完的工作。一旁窝在沙发上的茨木本来在看视频,见此便立刻从兜里翻出耳机给手机插上。
酒吞有点压不住笑意。
因为茨木一向讨厌戴耳机,而他明明可以回自己屋子里去看视频的。
就像酒吞明明也可以回自己屋工作一样。

12 一起熬夜看恐怖电影
红叶给了酒吞一部恐怖电影。
“和你们家那位一起看呗,没准有意外之喜呢?”
虽然酒吞觉得他们俩估计都对这些东西没感觉,但他还是拽着茨木窝在沙发上熬夜看完了这部电影。
茨木在电影放到一半时就无聊的睡着了。
酒吞扭头看着旁边歪在他肩膀上熟睡的人,很自然的亲了亲他的额头。
这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13 醒来时躺在床上,“我记得我睡在了沙发上/电脑前啊?”
茨木在自己的床上醒来,有点懵,“我记得我是看电影的时候睡在了沙发上啊……?”
他不傻,很快想到了答案。
然后红着脸选择把自己重新埋进被子里冷静一下。
酒吞刚准备进来叫他就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于是倚着门框笑了起来。

14 一边吐槽一边适应和迁就了对方的生活习惯
红叶听着对方写作吐槽读作秀恩爱的讲述,颇为嫉妒的感慨,“啊啊,你这日子过的倒是挺甜蜜,只可怜我还没追上晴明先生……”
“不过话说回来,你把烟戒了?”
“嗯。他受不了,会咳嗽。”

15 不再是孤单一人了
“茨木,你……愿意以后也和我在一起吗?”
突如其来的一吻结束,酒吞趁着茨木还在喘息的时候快速提问,然后又趁他还没反应过来自作主张的替他回答,“我当你默认了。”
说到底,还是有那么一丝的害怕,害怕被拒绝吧。
但是茨木笑着,气息还不稳就回答他,“挚友,我怎么可能不愿意!”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好像碎了星光,酒吞窒了一瞬,突然就安心了,然后笑骂着再度吻了上去。
“什么挚友,记得叫我酒吞。”

—The End—

无恶不作读后感

由于颜值和性别限制,我看的时候居然真的没认出来那鬼女就是茨木……所以最后懵逼着哭了好久qaq
然后又看到酿酒的鬼女那里呼应前文,我内心(。)居然真特么用茨木的骨酿酒了qaqqqq

脑补→酒吞说只有酒和月亮能陪他。既然做不了你心中的月亮,那便做一坛饮不尽的酒,总归是能与你,生生世世。

最后茨木算不算如愿以偿把这幅身体交给酒吞支配了x
现在看到生生世世就一激灵QAQ
=======================================
提示看评论!评论有触触!

脑洞存梗

不要脸占tag,有人想要梗留言可认领(ㅅ´ ˘ `)♡

律和茂夫从小被迫分开,分别被两个不同的势力(敌对)收养,一边长大一边变强拼命的想要寻找对方,但都被对方所在势力保护的太好找不到。十几年后两个人都成了所在势力的王牌但分别因为任务受伤,茂夫失去声音律失去视力。终于有天两人王见王作为宿敌要杀死对方,战斗的时候露出了脸,茂夫看到了和一样的脸知道对方是自己一直寻找的人,但由于失去声音无法说出口,也无法叫停这场死斗,唯有以周旋延长这十几年分别后的最后一次见面——因为这场战斗必将会以一方死亡结束。
最后茂夫自愿死在了律手里,律依旧以余生来寻找与他早早分别的哥哥,到死前仍旧无果。

[胜出]时间逆行(1)

#1
  绿谷出久浑浑噩噩的从梦中醒来。
  自从搬到雄英住宿以来,他很少再体会到这种昏沉的感觉了。毕竟每天早上的晨练,偶尔的突然测试,甚至包括很大几率会响起的爆炸声,林林总总加在一起,就不剩几个安静的早晨了。
  他今天好像就因为这难得的安稳而睡过了头。
  狠狠伸了个懒腰,他睁眼,却被眼前的一切吓了一跳。
  虽然无论是欧鲁迈特的海报还是手办都是他喜欢的那几个,甚至布局什么都完全是自己的喜好,但很明显,这并不是他所熟识的任何地方。
  最主要的是床所正对着的墙上大大写着几排字——“睡醒后立刻出门去找小胜,如果他不在不要乱跑,联系床头柜上手机里唯一的号码。 ”
  是用油漆故意写的很醒目的字体。而且很明显不是最近才写上去的,字迹并不突兀,给人一种很老旧的感觉。
  最奇妙的是,虽然有些微妙的差别,但是绿谷出久基本可以确定,这几行字是出自他自己的手笔。
  太可疑了。
  绿谷出久皱着眉头思索着,却毫无头绪。
  像是他为何在这里,这里是哪里之类的问题通通得不到答案,这种缺乏情报的无知感让他有些烦躁而不安起来。
  犹豫良久,他决定按照那上面说的试试。
  ……因为疑点实在是太多了,为了弄清真相,他只好抓紧这条唯一的线索。
  他翻身下床,小心翼翼的向卧室门口慢慢移动。
  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么,最可怕的是未知。
  绿谷出久吞咽了一下,努力脱离出心里的犹豫,开了门。
  
#2
  推开门后是宽敞的客厅。很大,也很干净,收拾的井井有条。不远处米色的长条沙发上躺着一个人,倚着深绿色的靠垫大概正小睡着,清浅而均匀的呼吸给这寂静的空间带来了一丝生气。那身影很熟悉,但又好像不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个人。最终绿谷出久还是没忍住,带着点好奇凑了过去。
  对方却在这时突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对视,绿谷出久“噫!”的叫了一声就下意识后退,不为别的,只为那标志性极强的锐利赤瞳。
  虽然现在很少见的带了些迷蒙。
  但是不应该啊?这个人明显比我和小胜大多了…… “啊!”
  来不及思索更多,绿谷出久却被那人一把拽进了怀里。不耐烦的压住他准备挣扎的手,对方因为被吵醒心情很糟的呲牙威胁,“不准乱动废久,否则我就炸烂你这双手!给我乖乖等半个小时,睡醒之后再给你解释……”
  说完他就就着这个拥抱接着睡了!!
  绿谷·被陌生人当成抱枕·出久有苦说不出的停了动作。 幸好沙发很大,有足够的地方给第二个人,他才不至于用难受的姿势挤在沙发旁。只是对方这样熟稔的亲密动作叫他有些别扭,方才给这空荡屋子带来生气的呼吸此刻就在他耳畔,温热的气息轻拂过锁骨有种说不上来的侵略性。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耳朵大概已经红透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开始再次整理起情报。这个人没有恶意,而且看起来很强大,所以他也没打算盲目的反抗他。更何况总感觉他和小胜有什么不得不说的关系……大概不是坏人吧……
  绿谷出久回想起二者相似度高达95%的脸,苦笑。简单来讲的话,这个人大概就像是成人版的小胜吧。尤其是那双眼睛,看到的第一秒他甚至以为对方就是小胜了,下意识就想躲开。虽然自从高中二年级以来两人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太多,但果然十几年的阴影也没法那么快消除,绿谷出久每次见到他还是会有种微妙的心虚……
  时钟滴答作响,绿谷出久安安分分的耐心等了半个小时。
  果然,对方慢慢睁开了眼睛,恢复清明。绿谷出久忍不住再次因为那双眼睛颤抖了一下。
  对方皱起了眉。
  没办法啊!这种几乎快变成生理反应一样的东西我也不想要啊!
  绿谷出久郁闷的在心里呐喊。
  对方盯了他一会,不耐的乱揉了几把头发长叹口气,而后开口,“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是43岁的爆豪胜己。”

—TBC—
==================================
最近我英的坑开始冷了……然而我在第n次重温胜出的殆七哭的一塌糊涂之后居然重燃热情开坑了😂
算是用我浅薄叙述能力的一次致敬吧(心好虚)总之殆七好看死了都快去看!!
目测中短篇吧,高三狗更新时间不定。
然而我还有个灵茂灵惦记着大修还没填完😂

#灵能百分百,未来日记AU,纯脑洞大纲文,cp隐all茂,未来不会写的(。)

『日记持有者』
▼影山茂夫:除灵日记(手机)
记录和灵幻一起处理的除灵事件,对于除灵时的事详细到各种细节,重点在于灵和中途发生的意外,对周围环境涉及不多,但会记录灵幻的话和行动,因此获得不少提示。
缺点在于只要灵幻说出工作结束日记即结束,之后内容以及日常在学校中的事是未知。
与神相识于幻想世界,未见过其真实面目,与神的使魔小酒窝关系很好。开始并不想参与到继任者战争,即游戏中来,是被神强制邀请的。
一直隐瞒律和灵幻此事,后来分别被两人发现,三人以组行动。

▼影山律:校园日记(小型活页本)
由于学生会的工作原因,平时会记录校园内的大小事项。虽然并非会长却是任务最重的人,涉及事项很广于是情报意外的多。
缺点是仅限校园时间,且细节有限,无法具体到个人行为,重点在于结局和善后处理。
游戏开始后逐渐发现了茂夫的异常,得知真相后一直与茂夫一起行动。在数次感受到自己的无力后找上了神,许下了“即使我胜利也会让哥哥成神”的允诺。神同意了律的中途加入,条件是视其为“从属者”,两人以组行动。若主宰者即茂夫死亡,从属者同死;若从属者死亡,对主宰者无影响;若主宰者胜出成神,从属者将成为新使魔。

▼花泽辉气:DATE日记(手机)
因为太受欢迎到了不记日记就会忘记当天和自己约会的人是谁的地步,于是渐渐成为了习惯。会较为详细的记录约会的过程和突发事件以及处理方法。
缺点是太过关注于自己与约会对象的互动而淡化了周边环境,且仅与约会对象在一起时有记录,约会对象也仅限至少自己抱有好感,并在未来一定会有交集之人,所以与陌生人约会不在此范畴内。
为了获取更多情报不得不翘课与许多女生约会,曾一时糊涂做出诱导女生做出与未来不符的事来改变未来获取更多情报,把对方一度置于必死之地的事。与茂夫一战后悔改,对其产生微妙好感一起行动,发现与茂夫的相处被记入约会日记后虽心情复杂,却利用这一点帮茂夫躲过了很多危险。本来想把茂夫捧上神座,却因为茂夫的请求选择弃权活下去,自请退出了继任者战争。代价是失去此间全部记忆,包括茂夫,最后沦为普通人。
(然而却因为神的疏忽,由于退出了游戏被因果律默认为死亡态,成为了因果律的漏洞。“死人”无法再死一次,因而获得永生的辉气于是在一周目世界崩溃后与成神的茂夫一起来到了二周目,宿于幻想空间,帮助茂夫二次成神。)

▼灵幻新隆:子日记——茂夫日记(手机博客)
由于是为了帮助茂夫才开通了子日记,特意选择了关注茂夫行动和周围事件的角度,以完善茂夫的情报。对于各种骗局或危急情况有详细解读分析。
缺点是重点太明确,对自身和其他人毫无涉及。
游戏开始时很在意茂夫的反常举动,本想着等他自己说出来,却因为对方屡次遭遇的危险无法忍耐,半强迫半虚张声势的诱导他说出了真相。之后一直以普通人身份作为盲点担任着茂夫身边军师及奇兵的角色。发现子日记的存在时由于花泽辉气的退出使茂夫自身的情报稀缺,为此毫不犹豫注册了茂夫日记,并因为各种骗局或危急情况有详细解读的功能,在一次针对茂夫的诱导性骗局中起到了攻略一样的重要作用,之后借机反诱导将错就错,最终逆转骗局反将对方一军。

▼铃木统一郎:母日记——工作日记(电脑及手机端同步)
平时因为工作需要习惯性对自己的日程进行记录,也会记录突发事件并写出争议点和解决方法,时间精准,重点突出。原先用电脑记录,后来习惯于记于手机晚上同步,借由网络开发出了母日记功能,利用这点打造了未来日记军团爪,拓宽了情报搜集渠道。
缺点在于子日记初期能力太低基本无用,且鱼龙混杂,真正有用的信息很少且需要排查。日记有电脑端目标过大易被毁,日记内容本身过于精简缺少细节。

『关于结局』
过程烧脑不敢写(。)说说我脑的一个结局。
在辉气那里也有提到,不过不全面。
大概就是小酒窝抱有成神的野心,而作为神的使魔他本身也有一定力量,于是暗中对正常游戏进行推动,加剧了日记拥有者之间的竞争,试图把游戏推动到全员同归于尽的局面,这样他可以作为最优选项顺势继任成为新的神(毕竟跟了原神那么久工作经验比游戏里任意一个都丰富= =)
而它的作为间接导致了灵幻和律的相继死亡。灵幻死于设定中提到的骗局后,虽然干掉了对方的主将,却在之后被与茂夫强制分开的他由于日记太过缺乏自身信息,最终没能躲过爪的追杀,被折磨致死。而茂夫在与灵幻汇合的途中尽全力试图改变未来,未果,达成了日记中眼睁睁看着灵幻死在自己面前的DeadEnd,连对方的遗言都没能听到,只能看着日记里写的【灵幻师匠的身体破破烂烂,已经再也没办法像平时一样,和我说话了。所以他最后想要说的话,我没能好好听到。】失声痛哭,几近崩溃。
律在那之后一直陪在他身边,而由于灵幻的死亡,茂夫的未来日记失去了功能(因为除灵日记的基本设定就是和灵幻一起进行的,以灵幻为主导的除灵事件的记录,灵幻死后所谓的除灵日记也就不存在了),而未来日记失去功能并不等于退出游戏,于是两人只能倚仗律的校园日记,为此律带着失去战意的茂夫回到学校,把主战场转移到这里。律在最后与爪的终战中看到了茂夫的DeadEnd,为了改变未来律选择隐瞒茂夫此未来并以命抵命赢了铃木,而由于茂夫无法再得知未来,这次他甚至连阻止和挽留都没能做到,再次眼睁睁看着重要的人倒在自己面前,染血的活页本上写着【x月x日,我校某男生死于校园恐怖袭击,死因为正面贯穿身体的刀伤所带来的失血过多。死者:影山律】以及一行细小的备注【幸好向左推开了哥哥】,才得知无论律是强行改变了未来还是顺应了自己死亡而拯救他的未来,都是因为自己而死。
崩溃的他还没来得选择自杀或暴走复仇等极端行为,就被剥夺了伤害自己的权利。由于从属者死亡并不影响主宰者的胜利,茂夫最终还是被迫成神。成神后的茂夫继承了原神的使魔即小酒窝,因为无法杀死只好封印。
由于时间拖得太久一周目世界已经濒临毁灭,而成神的茂夫在得知无法复活律和灵幻后没有选择修复它,而是静静等待着它一点点消失殆尽,为他们陪葬。回归虚空的他本想从此徘徊于黑暗中,却意外在神的空间里发现了成为因果律漏洞的辉气。
茂夫恢复了辉气的记忆,并在他的启发和建议下倒转时间来到二周目世界,使二周目的自己沉睡,将他安置在神的空间,并代替他的位置,将一切重新开始。
在一周目辉气的辅助下,两人一起囚禁封印了小酒窝,阻止了律成为从属者和灵幻注册子日记,并将二人远远带离游戏的争斗。那之后茂夫独自与其他日记持有者战斗,甚至杀了二周目辉气(一周目辉气表示无所谓),最后二次封神,回到了日常生活。
↑HeppyEnd到此打住

↓下面是TrueEnd
经历了太多事情的茂夫性情大变,渐渐走向极端,一周目辉气也无法阻拦。最终由于太过恐惧失去这失而复得的生活,茂夫决定直接杀掉二周目的自己以绝后患。辉气认为这将使他真正的走向崩坏,想要阻止他,却在争执中不小心释放出了一二周目的小酒窝。而此时的小酒窝已经融合了一二两周目的记忆,趁机迅速逃逸,并在茂夫追上它之前找到了二周目律和灵幻,把他们带到了神的空间,告诉他们是一周目茂夫想要取代二周目茂夫准备杀了他,隐瞒了一周目游戏的事。
并未获得一周目记忆的二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二周目茂夫,把他唤醒准备带他走。一周目茂夫不允许,两方开战,但一周目茂夫根本下不去手真正伤害他们,最终律和灵幻在茂夫的放水下成功弑神,茂夫带着对二周目自己强烈的羡慕与不甘死去了。之后两人带着二周目茂夫回归了日常生活。他们不知道一周目茂夫遭受的一切,所以对于他的死没有丝毫愧疚,而对于许多疑团他们也并未深究,选择放弃了真相从而获得幸福。
由于原神死亡,其使魔即小酒窝顺势继承了神之位,终于实现了一直以来的目标。
成神后的小酒窝立刻修复了因果律的漏洞,辉气就这样干干净净的消失了。
从此再没人记得一周目他们的故事。那些痛苦,那些疯狂,那些人们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从真实变成了虚假,一切沉重都像是玩笑一般消失了。
我们只知道,小酒窝实现了他一直以来成神的目标,茂夫和灵幻以及律过着平常的日子。他们不认识什么花泽辉气,也不认识所谓的爪,更不知道他们早就死在了那场游戏中。
他们从未参加过什么游戏,只是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
===The End===

看了小英雄108,幼驯染终于搭上话了撒花!!然而爆豪那话说的我好虚qwq感觉他已经看穿一切xxx不过他本来设定就是个内心聪慧的爆炸boy(不对)没准是真的get了什么,比如他看着deku哭时陷入沉思还有他之前问欧叔的话,再加上deku说过他是借来的个性等等真相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感觉马上就要直接捅破说开了,然而猜不透爆豪反应有点虚……而且最近轰总的戏份是不是有点太少了?感觉这货也要插一脚,对了还有暗恋啥的没解决,无论是敌联盟还是其他学校都出了一堆新角色hhh好忙啊deku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