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佑_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我

cp避雷↓
[灵能]主产灵茂灵‖吃all茂,酒窝灵,芹灵
[我英]主产胜出,轰出,轰出胜大三角‖吃all出,麦相,欧相‖雷轰出胜外所有轰,爆相关
[阴阳师]主产酒茨‖吃鬼使黑白,酒茨,晴博
[刀剑乱舞]主产乙女向‖吃all婶主三明婶‖雷三日月腐向cp

[酒茨]同居15题(现代paro,上班族酒x大学生茨)

题源贴吧@在河之狸
原来是三十题删了一些容易ooc的梗
由于年代久远虽然说了抱梗但是大大并没回我orz所以侵删
虽然是段子但是有时间线√
第一次写酒茨好怕ooc啊啊啊啊——
——————————————————————
1 贴出了找人合租的广告
“哈……”酒吞看着手里的水电费单子有点发愁。
毕竟是刚工作就迫不及待跑出来了,现在工资还没发存款就用的七七八八,生活有点紧迫啊。
他回想起星熊的建议,认命一般写了份合租广告扔到了网上。
算了,找个室友陪着也挺好……吧?

2 电话那头清爽的声音
“喂。”
“请问您就是酒歌狂行先生么!我有意合租,下午能不能去看一下房子?”
“下午啊……成,你来吧。到了给我电话。”
酒吞挂断电话,对方声音倒是很清爽,感觉挺朝气的。就是……莫名有点像他某个学(mi)弟。
……不会这么巧吧。

3 拎着行李出现在门外的人
下午,门铃开始响个不停。酒吞叼着烟不耐烦的开门,“谁啊?!”
“果真不如我所料!挚友啊你找室友为什么不先告诉我呢!幸好我看到了你的广告咳咳咳……”
“闭嘴!”酒吞黑着脸,把烟狠狠扔在脚下碾灭。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他。
“你不是在宿舍住吗?”
“我已经把宿舍退了!为表决心我把行李也带来了,挚友你看!”
酒吞翻了个白眼,操你妈我不看。说好的只是来看房子呢,这下都赶不走了。
“……算了,赶紧进来。”

4 很不幸地都不会做饭
茨木住进来的第一天,说要给酒吞做饭。
酒吞看着白蓬卷的高大青年穿着围裙举着锅铲猫在小厨房里忙活的样子莫名想笑。
不过这倒是给这地方添了些烟火气。毕竟酒吞自己是不会做饭的,所以也不怎么用这个厨房,一般是在外面买饭回来热。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他抽了抽嘴角看着盘子里黑如焦炭的所谓“食物”,又看了一眼规规矩矩坐在一旁,低着头明显沮丧的不得了的茨木,深深叹了一口气。
“走吧,本大爷带你去外面吃。”说罢他拎起外套,回头却见茨木抬着头似乎想解释一下的样子,忙趁着他一声挚友还未出口拍了拍他的头,“赶紧的还不快过来。”
“好的挚友!”
眼睁睁看着对方一瞬间恢复了精神,酒吞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养了只大狗。

5 失眠时犹豫地敲开了对方的房门
酒吞失眠了。
这倒是很难得,想他向来过的潇洒随意,哪有什么烦心事能让他烦扰到晚上还睡不着。
只是这次不同——他又被红叶拒绝了。
于是酒吞犹豫着敲了敲茨木的房门,“喂,茨木,你睡了么?”
对方精神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没有挚友!有什么事么?”
说罢就是咚咚咚的脚步声,酒吞忍不住笑了一下。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
“那就出来陪本大爷喝酒。”

6 分工管理卫生
起初茨木说卫生由他全包了——“怎么能让挚友做这些琐碎事情!不如由我全权代劳吧!”
酒吞也没多想,就答应了。不然茨木一定会闹他好久……
于是等酒吞下班回来,就见家里一半被打扫的晶莹剔透(不是比喻),一半还是他那个只能堪堪称得上整洁的小出租屋。
他再次为茨木这家伙的行为抽了抽嘴角。
想也知道这家伙一定是觉得“挚友住的地方既然交给我打扫就一定要做到最好”之类的。
真是……
“喂茨木,以后的各屋卫生自己负责,客厅等我回来周末一起弄,听见没有?”

7 “诶,你也喜欢玩这个!”一起玩桌游/网游
熟悉的和风音乐传来,酒吞一顿,伸头去看茨木的手机。
……好吧,阴阳师。“你也玩啊。”
茨木感受到他探头过来,兴奋的回头,“对啊挚友!你也玩么!”
“嗯。”就是死也抽不出红叶。不仅百鬼也砸不到,最莫名其妙的是在寮里乞讨居然都没人给碎片。
酒吞:气哭。
虽然他有一仓库茨木(。)
“挚友你看,我有好多酒吞童子!就是和你重名那个。”
“……我还没抽到过ssr。”看着对方闪亮亮的眼睛,酒吞也说不上为什么,反正没好意思说我也有一堆和你重名那个。
不过也没错,除了茨木他真的一个ssr都没有。

8 病中的悉心照料
酒吞生病了。
茨木特别慌张,忙前忙后拿了一堆药挨个看说明书,又弄出来一堆冰袋,还把酒吞捂在被子里不许他动。
酒吞:本大爷只是感冒又不是要死了。
“喂茨木。”酒吞叫了他一声。
茨木回头,眉目里满是不解。
“你看到了,本大爷没你想象中那么强,所以……”
酒吞本来是想说所以你觉不觉得幻灭之类的,话到嘴边却变了,“所以你没必要继续跟在我身边……”
酒吞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不是变相赶人吗?
但是的确啊,真正的酒吞是个会因为上班累死累活然后得感冒,会因为钱不够被迫找室友分摊房租,还会死追女神却被女神天天拒绝然后喝闷酒的家伙……说到底,眼前的茨木似乎更符合他所谓的强大。至少无论是一帆风顺被保送的人生,还是有钱有颜正正经经是个高富帅的身份,都比酒吞强太多。
茨木却只当他生病了说胡话,但还是一本正经的回他,“我不会走的,挚友。挚友你对自己的强大也许不自知,我却看的清楚。你……”
他顿了顿,似乎是觉得病人听这些实在聒噪,所以难得体贴的放弃了长篇大论,只说了一个结论,“总之,我会永远追随你。”
“直到你亲口说不再需要我为止。”

9 “祝你生日快乐”
酒吞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吃着茨木给他做的巧克力蛋糕。
说来也奇怪,明明两人都是走硬汉风格的——尤其酒吞,总被人说冷漠无情之类的,茨木在面对非酒吞的人时也是差不多一样的德行——但是他们都很喜欢甜食。
而茨木在上次试图给酒吞做饭失败后就一直偷偷摸摸苦练厨艺,最终在酒吞生日那天弄出来一个自制的巧克力蛋糕做礼物。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酒吞心情很好的叼着叉子咬来咬去。被人放在心里的感觉实在太好,甚至让他做出这种幼稚的行为。
手机亮了起来,是红叶的短信。
“生日快乐。”
酒吞叼着叉子回她,“谢了。”
想了想,又回了一条,“我放下了。之前抱歉。”
那边短信回的也快,“哎呀终于放弃我了?挺好的,是不是有新欢了啊?带过来给我瞅瞅?”
酒吞笑,没再回她,反而扔了手机又挖了一勺蛋糕送进嘴里。
然后面对着茨木期盼的目光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很好吃,谢了。”

10 分享沙发
“过来坐,陪本大爷看电视。”
酒吞拍了拍沙发。
茨木受宠若惊的看他,“真的可以吗挚友!”
“别废话,叫你过来就过来。”
茨木乐颠颠的跑过来窝在他旁边。
毕竟酒吞一直讨厌身体接触,以前都是让茨木坐旁边的椅子的。

11 对方在工作,看视频时带上耳机
酒吞的工作越来越忙,不想在公司加班只好往家带。
毕竟家里还是有个人一直等着呢。
酒吞回家吃完饭就赶紧拿出笔记本,直接在客厅开始敲敲打打继续未完的工作。一旁窝在沙发上的茨木本来在看视频,见此便立刻从兜里翻出耳机给手机插上。
酒吞有点压不住笑意。
因为茨木一向讨厌戴耳机,而他明明可以回自己屋子里去看视频的。
就像酒吞明明也可以回自己屋工作一样。

12 一起熬夜看恐怖电影
红叶给了酒吞一部恐怖电影。
“和你们家那位一起看呗,没准有意外之喜呢?”
虽然酒吞觉得他们俩估计都对这些东西没感觉,但他还是拽着茨木窝在沙发上熬夜看完了这部电影。
茨木在电影放到一半时就无聊的睡着了。
酒吞扭头看着旁边歪在他肩膀上熟睡的人,很自然的亲了亲他的额头。
这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13 醒来时躺在床上,“我记得我睡在了沙发上/电脑前啊?”
茨木在自己的床上醒来,有点懵,“我记得我是看电影的时候睡在了沙发上啊……?”
他不傻,很快想到了答案。
然后红着脸选择把自己重新埋进被子里冷静一下。
酒吞刚准备进来叫他就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于是倚着门框笑了起来。

14 一边吐槽一边适应和迁就了对方的生活习惯
红叶听着对方写作吐槽读作秀恩爱的讲述,颇为嫉妒的感慨,“啊啊,你这日子过的倒是挺甜蜜,只可怜我还没追上晴明先生……”
“不过话说回来,你把烟戒了?”
“嗯。他受不了,会咳嗽。”

15 不再是孤单一人了
“茨木,你……愿意以后也和我在一起吗?”
突如其来的一吻结束,酒吞趁着茨木还在喘息的时候快速提问,然后又趁他还没反应过来自作主张的替他回答,“我当你默认了。”
说到底,还是有那么一丝的害怕,害怕被拒绝吧。
但是茨木笑着,气息还不稳就回答他,“挚友,我怎么可能不愿意!”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好像碎了星光,酒吞窒了一瞬,突然就安心了,然后笑骂着再度吻了上去。
“什么挚友,记得叫我酒吞。”

—The End—

评论(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