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佑_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我

cp避雷↓
[灵能]主产灵茂灵‖吃all茂,酒窝灵,芹灵
[我英]主产胜出,轰出,轰出胜大三角‖吃all出,麦相,欧相‖雷轰出胜外所有轰,爆相关
[阴阳师]主产酒茨‖吃鬼使黑白,酒茨,晴博
[刀剑乱舞]主产乙女向‖吃all婶主三明婶‖雷三日月腐向cp

[胜出]时间逆行(1)

#1
  绿谷出久浑浑噩噩的从梦中醒来。
  自从搬到雄英住宿以来,他很少再体会到这种昏沉的感觉了。毕竟每天早上的晨练,偶尔的突然测试,甚至包括很大几率会响起的爆炸声,林林总总加在一起,就不剩几个安静的早晨了。
  他今天好像就因为这难得的安稳而睡过了头。
  狠狠伸了个懒腰,他睁眼,却被眼前的一切吓了一跳。
  虽然无论是欧鲁迈特的海报还是手办都是他喜欢的那几个,甚至布局什么都完全是自己的喜好,但很明显,这并不是他所熟识的任何地方。
  最主要的是床所正对着的墙上大大写着几排字——“睡醒后立刻出门去找小胜,如果他不在不要乱跑,联系床头柜上手机里唯一的号码。 ”
  是用油漆故意写的很醒目的字体。而且很明显不是最近才写上去的,字迹并不突兀,给人一种很老旧的感觉。
  最奇妙的是,虽然有些微妙的差别,但是绿谷出久基本可以确定,这几行字是出自他自己的手笔。
  太可疑了。
  绿谷出久皱着眉头思索着,却毫无头绪。
  像是他为何在这里,这里是哪里之类的问题通通得不到答案,这种缺乏情报的无知感让他有些烦躁而不安起来。
  犹豫良久,他决定按照那上面说的试试。
  ……因为疑点实在是太多了,为了弄清真相,他只好抓紧这条唯一的线索。
  他翻身下床,小心翼翼的向卧室门口慢慢移动。
  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么,最可怕的是未知。
  绿谷出久吞咽了一下,努力脱离出心里的犹豫,开了门。
  
#2
  推开门后是宽敞的客厅。很大,也很干净,收拾的井井有条。不远处米色的长条沙发上躺着一个人,倚着深绿色的靠垫大概正小睡着,清浅而均匀的呼吸给这寂静的空间带来了一丝生气。那身影很熟悉,但又好像不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个人。最终绿谷出久还是没忍住,带着点好奇凑了过去。
  对方却在这时突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对视,绿谷出久“噫!”的叫了一声就下意识后退,不为别的,只为那标志性极强的锐利赤瞳。
  虽然现在很少见的带了些迷蒙。
  但是不应该啊?这个人明显比我和小胜大多了…… “啊!”
  来不及思索更多,绿谷出久却被那人一把拽进了怀里。不耐烦的压住他准备挣扎的手,对方因为被吵醒心情很糟的呲牙威胁,“不准乱动废久,否则我就炸烂你这双手!给我乖乖等半个小时,睡醒之后再给你解释……”
  说完他就就着这个拥抱接着睡了!!
  绿谷·被陌生人当成抱枕·出久有苦说不出的停了动作。 幸好沙发很大,有足够的地方给第二个人,他才不至于用难受的姿势挤在沙发旁。只是对方这样熟稔的亲密动作叫他有些别扭,方才给这空荡屋子带来生气的呼吸此刻就在他耳畔,温热的气息轻拂过锁骨有种说不上来的侵略性。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耳朵大概已经红透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开始再次整理起情报。这个人没有恶意,而且看起来很强大,所以他也没打算盲目的反抗他。更何况总感觉他和小胜有什么不得不说的关系……大概不是坏人吧……
  绿谷出久回想起二者相似度高达95%的脸,苦笑。简单来讲的话,这个人大概就像是成人版的小胜吧。尤其是那双眼睛,看到的第一秒他甚至以为对方就是小胜了,下意识就想躲开。虽然自从高中二年级以来两人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太多,但果然十几年的阴影也没法那么快消除,绿谷出久每次见到他还是会有种微妙的心虚……
  时钟滴答作响,绿谷出久安安分分的耐心等了半个小时。
  果然,对方慢慢睁开了眼睛,恢复清明。绿谷出久忍不住再次因为那双眼睛颤抖了一下。
  对方皱起了眉。
  没办法啊!这种几乎快变成生理反应一样的东西我也不想要啊!
  绿谷出久郁闷的在心里呐喊。
  对方盯了他一会,不耐的乱揉了几把头发长叹口气,而后开口,“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是43岁的爆豪胜己。”

—TBC—
==================================
最近我英的坑开始冷了……然而我在第n次重温胜出的殆七哭的一塌糊涂之后居然重燃热情开坑了😂
算是用我浅薄叙述能力的一次致敬吧(心好虚)总之殆七好看死了都快去看!!
目测中短篇吧,高三狗更新时间不定。
然而我还有个灵茂灵惦记着大修还没填完😂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