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佑_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我

cp避雷↓
[灵能]主产灵茂灵‖吃all茂,酒窝灵,芹灵
[我英]主产胜出,轰出,轰出胜大三角‖吃all出,麦相,欧相‖雷轰出胜外所有轰,爆相关
[阴阳师]主产酒茨‖吃鬼使黑白,酒茨,晴博
[刀剑乱舞]主产乙女向‖吃all婶主三明婶‖雷三日月腐向cp

#灵能百分百,未来日记AU,纯脑洞大纲文,cp隐all茂,未来不会写的(。)

『日记持有者』
▼影山茂夫:除灵日记(手机)
记录和灵幻一起处理的除灵事件,对于除灵时的事详细到各种细节,重点在于灵和中途发生的意外,对周围环境涉及不多,但会记录灵幻的话和行动,因此获得不少提示。
缺点在于只要灵幻说出工作结束日记即结束,之后内容以及日常在学校中的事是未知。
与神相识于幻想世界,未见过其真实面目,与神的使魔小酒窝关系很好。开始并不想参与到继任者战争,即游戏中来,是被神强制邀请的。
一直隐瞒律和灵幻此事,后来分别被两人发现,三人以组行动。

▼影山律:校园日记(小型活页本)
由于学生会的工作原因,平时会记录校园内的大小事项。虽然并非会长却是任务最重的人,涉及事项很广于是情报意外的多。
缺点是仅限校园时间,且细节有限,无法具体到个人行为,重点在于结局和善后处理。
游戏开始后逐渐发现了茂夫的异常,得知真相后一直与茂夫一起行动。在数次感受到自己的无力后找上了神,许下了“即使我胜利也会让哥哥成神”的允诺。神同意了律的中途加入,条件是视其为“从属者”,两人以组行动。若主宰者即茂夫死亡,从属者同死;若从属者死亡,对主宰者无影响;若主宰者胜出成神,从属者将成为新使魔。

▼花泽辉气:DATE日记(手机)
因为太受欢迎到了不记日记就会忘记当天和自己约会的人是谁的地步,于是渐渐成为了习惯。会较为详细的记录约会的过程和突发事件以及处理方法。
缺点是太过关注于自己与约会对象的互动而淡化了周边环境,且仅与约会对象在一起时有记录,约会对象也仅限至少自己抱有好感,并在未来一定会有交集之人,所以与陌生人约会不在此范畴内。
为了获取更多情报不得不翘课与许多女生约会,曾一时糊涂做出诱导女生做出与未来不符的事来改变未来获取更多情报,把对方一度置于必死之地的事。与茂夫一战后悔改,对其产生微妙好感一起行动,发现与茂夫的相处被记入约会日记后虽心情复杂,却利用这一点帮茂夫躲过了很多危险。本来想把茂夫捧上神座,却因为茂夫的请求选择弃权活下去,自请退出了继任者战争。代价是失去此间全部记忆,包括茂夫,最后沦为普通人。
(然而却因为神的疏忽,由于退出了游戏被因果律默认为死亡态,成为了因果律的漏洞。“死人”无法再死一次,因而获得永生的辉气于是在一周目世界崩溃后与成神的茂夫一起来到了二周目,宿于幻想空间,帮助茂夫二次成神。)

▼灵幻新隆:子日记——茂夫日记(手机博客)
由于是为了帮助茂夫才开通了子日记,特意选择了关注茂夫行动和周围事件的角度,以完善茂夫的情报。对于各种骗局或危急情况有详细解读分析。
缺点是重点太明确,对自身和其他人毫无涉及。
游戏开始时很在意茂夫的反常举动,本想着等他自己说出来,却因为对方屡次遭遇的危险无法忍耐,半强迫半虚张声势的诱导他说出了真相。之后一直以普通人身份作为盲点担任着茂夫身边军师及奇兵的角色。发现子日记的存在时由于花泽辉气的退出使茂夫自身的情报稀缺,为此毫不犹豫注册了茂夫日记,并因为各种骗局或危急情况有详细解读的功能,在一次针对茂夫的诱导性骗局中起到了攻略一样的重要作用,之后借机反诱导将错就错,最终逆转骗局反将对方一军。

▼铃木统一郎:母日记——工作日记(电脑及手机端同步)
平时因为工作需要习惯性对自己的日程进行记录,也会记录突发事件并写出争议点和解决方法,时间精准,重点突出。原先用电脑记录,后来习惯于记于手机晚上同步,借由网络开发出了母日记功能,利用这点打造了未来日记军团爪,拓宽了情报搜集渠道。
缺点在于子日记初期能力太低基本无用,且鱼龙混杂,真正有用的信息很少且需要排查。日记有电脑端目标过大易被毁,日记内容本身过于精简缺少细节。

『关于结局』
过程烧脑不敢写(。)说说我脑的一个结局。
在辉气那里也有提到,不过不全面。
大概就是小酒窝抱有成神的野心,而作为神的使魔他本身也有一定力量,于是暗中对正常游戏进行推动,加剧了日记拥有者之间的竞争,试图把游戏推动到全员同归于尽的局面,这样他可以作为最优选项顺势继任成为新的神(毕竟跟了原神那么久工作经验比游戏里任意一个都丰富= =)
而它的作为间接导致了灵幻和律的相继死亡。灵幻死于设定中提到的骗局后,虽然干掉了对方的主将,却在之后被与茂夫强制分开的他由于日记太过缺乏自身信息,最终没能躲过爪的追杀,被折磨致死。而茂夫在与灵幻汇合的途中尽全力试图改变未来,未果,达成了日记中眼睁睁看着灵幻死在自己面前的DeadEnd,连对方的遗言都没能听到,只能看着日记里写的【灵幻师匠的身体破破烂烂,已经再也没办法像平时一样,和我说话了。所以他最后想要说的话,我没能好好听到。】失声痛哭,几近崩溃。
律在那之后一直陪在他身边,而由于灵幻的死亡,茂夫的未来日记失去了功能(因为除灵日记的基本设定就是和灵幻一起进行的,以灵幻为主导的除灵事件的记录,灵幻死后所谓的除灵日记也就不存在了),而未来日记失去功能并不等于退出游戏,于是两人只能倚仗律的校园日记,为此律带着失去战意的茂夫回到学校,把主战场转移到这里。律在最后与爪的终战中看到了茂夫的DeadEnd,为了改变未来律选择隐瞒茂夫此未来并以命抵命赢了铃木,而由于茂夫无法再得知未来,这次他甚至连阻止和挽留都没能做到,再次眼睁睁看着重要的人倒在自己面前,染血的活页本上写着【x月x日,我校某男生死于校园恐怖袭击,死因为正面贯穿身体的刀伤所带来的失血过多。死者:影山律】以及一行细小的备注【幸好向左推开了哥哥】,才得知无论律是强行改变了未来还是顺应了自己死亡而拯救他的未来,都是因为自己而死。
崩溃的他还没来得选择自杀或暴走复仇等极端行为,就被剥夺了伤害自己的权利。由于从属者死亡并不影响主宰者的胜利,茂夫最终还是被迫成神。成神后的茂夫继承了原神的使魔即小酒窝,因为无法杀死只好封印。
由于时间拖得太久一周目世界已经濒临毁灭,而成神的茂夫在得知无法复活律和灵幻后没有选择修复它,而是静静等待着它一点点消失殆尽,为他们陪葬。回归虚空的他本想从此徘徊于黑暗中,却意外在神的空间里发现了成为因果律漏洞的辉气。
茂夫恢复了辉气的记忆,并在他的启发和建议下倒转时间来到二周目世界,使二周目的自己沉睡,将他安置在神的空间,并代替他的位置,将一切重新开始。
在一周目辉气的辅助下,两人一起囚禁封印了小酒窝,阻止了律成为从属者和灵幻注册子日记,并将二人远远带离游戏的争斗。那之后茂夫独自与其他日记持有者战斗,甚至杀了二周目辉气(一周目辉气表示无所谓),最后二次封神,回到了日常生活。
↑HeppyEnd到此打住

↓下面是TrueEnd
经历了太多事情的茂夫性情大变,渐渐走向极端,一周目辉气也无法阻拦。最终由于太过恐惧失去这失而复得的生活,茂夫决定直接杀掉二周目的自己以绝后患。辉气认为这将使他真正的走向崩坏,想要阻止他,却在争执中不小心释放出了一二周目的小酒窝。而此时的小酒窝已经融合了一二两周目的记忆,趁机迅速逃逸,并在茂夫追上它之前找到了二周目律和灵幻,把他们带到了神的空间,告诉他们是一周目茂夫想要取代二周目茂夫准备杀了他,隐瞒了一周目游戏的事。
并未获得一周目记忆的二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二周目茂夫,把他唤醒准备带他走。一周目茂夫不允许,两方开战,但一周目茂夫根本下不去手真正伤害他们,最终律和灵幻在茂夫的放水下成功弑神,茂夫带着对二周目自己强烈的羡慕与不甘死去了。之后两人带着二周目茂夫回归了日常生活。他们不知道一周目茂夫遭受的一切,所以对于他的死没有丝毫愧疚,而对于许多疑团他们也并未深究,选择放弃了真相从而获得幸福。
由于原神死亡,其使魔即小酒窝顺势继承了神之位,终于实现了一直以来的目标。
成神后的小酒窝立刻修复了因果律的漏洞,辉气就这样干干净净的消失了。
从此再没人记得一周目他们的故事。那些痛苦,那些疯狂,那些人们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从真实变成了虚假,一切沉重都像是玩笑一般消失了。
我们只知道,小酒窝实现了他一直以来成神的目标,茂夫和灵幻以及律过着平常的日子。他们不认识什么花泽辉气,也不认识所谓的爪,更不知道他们早就死在了那场游戏中。
他们从未参加过什么游戏,只是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
===The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