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佑_薛定谔的坑和薛定谔的我

cp避雷↓
[灵能]主产灵茂灵‖吃all茂,酒窝灵,芹灵
[我英]主产胜出,轰出,轰出胜大三角‖吃all出,麦相,欧相‖雷轰出胜外所有轰,爆相关
[阴阳师]主产酒茨‖吃鬼使黑白,酒茨,晴博
[刀剑乱舞]主产乙女向‖吃all婶主三明婶‖雷三日月腐向cp

[灵茂灵]非典型性童话(6)

#8
  回到城堡后,灵幻深刻意识到有必要好好教给茂夫王子一些东西。于是他在计划中补加了许多“常识课”“说话的艺术”“从表情读懂对方想法(浅显篇)”等等看上去一个比一个像什么奇怪的书名一样的课。他没打算问那群孩子推他的理由,不过其实也很好懂吧,茂夫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客观就物质基础来讲),沟通不畅惹火对方之类的完全能够想象。更何况,茂夫对外时那张任何时刻都呆板的让人火大的脸估计也占了很大因素……这样想着,灵幻又加了“控制你的表情”一课。
  而关于灵力暴走一事,就目前来看,至今两起都是由外界刺激导致的,虽然也不能因此排除其他因素,但至少还算是个方向。不过茂夫也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灵力拥有者,甚至于他的“前辈”中有几个可是世界闻名。拥有强大力量的他们最终选择的路却是两个极端,极恶与极善间仅一步之遥。只有一个叫最上启示的人例外,此人亦正亦邪,传闻他不在乎世人的评判,只在乎任务酬金的多少,是个单纯的金钱至上主义者。
  至于为什么偏偏要提到这个人,嘛,其实他一度是灵幻新隆的偶像。而灵幻新隆为了找茂夫灵力暴走的解决方法时翻遍了城堡里的藏书,最后还真让他找到了一本手写日记。署名是最上,中间断断续续的记录了他对灵力的一些研究和控制方法的尝试等等。虽然从笔迹来看应该是最上的字体,但灵幻也只是让茂夫按照上面写的方法小小试了一下,没敢深入。即便如此,上面的一些方法也让茂夫受益匪浅。这就算勉强确保这本书的真实性了,但灵幻依旧在寻找其他更保险的渠道。只是在这之前,就只好委屈茂夫一边摸索一边按照这本书上的做了。
  茂夫本人对以上一系列改变倒是不太在意。比起这个,灵幻看到他灵力暴走后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疏远他就已经很让他开心了。
  那之后倒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只是第二次外出隔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灵幻觉得茂夫已经可以正常与人沟通后才同意带他出去。那时候他们打听到关于当时倒下的树木,民间有了奇怪的传闻。当然啦,那几个小孩的证言没被参考在内,大家都更倾向于有人触怒了神灵等等。
  这倒是让灵幻松了口气。毕竟如果谣言指向他们两个,那茂夫以后还想要出来玩就别想了。他可不想再给茂夫留下不好的回忆。
  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着。一年后律王子选师,曾经的十三位应聘者中的第一名,来自贵族家族铃木的那位毫无疑问的入选了。而他正好有一位与律王子同龄的儿子,索性就向国王申请可否一同教导。国王同意了。茂夫还因此羡慕了好一阵自己弟弟,因为可以有人一起上课什么的。至少作业可以对个答案啊。
  每次都被师傅留的作业虐到死去活来的他想。

#9
  然而一成不变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灵幻甚至还没太反应过来,茂夫王子就迅速的长大了。站在台下的他难得恍惚的看着台上盛装的弟子,而对方颇有些紧张的背着提前写好的一词一句,却在与自己四目相接的时候眨眨眼睛,牵起一个浅的只有自己能看懂的微笑,语句就这样慢慢流利起来。他变高了,只是身躯仍旧纤细,眼神依旧冷淡,对自己的依赖倒是有增无减。
  讲话结束,在掌声雷动中茂夫下台,该灵幻了。
  灵幻自信的迈步上前,听着台下对茂夫小声的赞扬,突然有一种深切的骄傲与自豪。看啊,那个孩子是我打磨的璞玉,他对我是如此的信赖,而你们见到的他闪耀的所有光芒,都是出自我的手笔。
  他清清嗓子,带着一种难言的高昂情绪开始了他的致辞。
  
  茂夫王子走下台的时候,手还有点发抖。这是他第一次在如此多的人面前演讲,不过毕竟十四岁在这个国家已经算是多半个成年,他是注定逃不开这场自己生日宴会上的“表演”的。
  为了缓和心情,他放弃了听自家师傅官方到让他不舒服的演讲,偷偷溜到了大厅外面。那样子的师傅他不是很喜欢,太假了。
  然而他因此碰巧看到了两个女仆,一个在大厅门口探头探脑的小声尖叫,一个慌张的想要把她拉走。
  尖叫的那个茂夫有点印象,是新来的一个为灵幻收拾房间的专属女仆。她的声音有点大,以至于茂夫基本听到了她们间的对话。
  “你疯了!万一被发现你打算怎么办……”
  “可我就是喜欢他,今天我一定要表白……!”
  “你没看守则吗!城堡内……”
  茂夫淡淡的出声,“城堡内禁止仆人恋爱。”
        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啊……!大王子殿下,您怎么……”两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慌忙行礼。
  茂夫抬头仔细看了看那位打算表白的女仆,毕竟身高摆在那里,没办法。
        嗯,挺清秀的,“你打算跟谁表白?”
  由于灵幻近些年对他的培养,再加上“那件事”,也就是当年的灵力暴走事件已经是所有人的禁忌,茂夫在仆人们心中算是相当开明而且好伺候的主人,所以她壮着胆子回答到,“灵幻大人……”
  意料之内。
  茂夫的表情依旧平静,只是眼神闪了一下,“那好。你,去库房领三个月的薪水然后走人。你被解雇了。”
  对方的表情宛如晴天霹雳,她试图据理力争,“王子殿下!对方没有答应不算恋爱啊,您不能……!”
  “这就是你对待主人的态度?”茂夫的眼神冷了下来,明明只是十四岁却让人完全意识不到他的年幼。或者说正是因为年幼,他的反常举动变得更让人害怕,“看来是我威望不够,给了你可以顶撞我的错觉?那一个月就够了吧,明天我如果再看见你,你就不用走了,永远留在这里好了。”
        然后他突然露出一个绅士的微笑,话锋一转,像是讲故事一样说到,“本来为了避免由于解雇仆人导致民间流传不必要的谣言,城堡里的仆人理论上都是要求工作到死为止的,这点你知道吧。”
  “我不想再看见你,你又不想离开城堡,那要怎么办呢?”
        他仿佛一个天真的孩童那样,认真提问道。
  另一个女仆也有点急了,忙跪下替她求情,“王子殿下她不是故意的,求您饶了她吧!”
  “哦,对了,还有你呢。”茂夫王子收起笑脸,往地上淡淡瞥了一眼,“你们感情不错啊。既然如此,你也跟她一起走吧。”
  说完,茂夫王子转身走入大厅,没有理会身后几乎要哭天喊地的两个人。师傅的演讲应该差不多结束了,该回去了。
  “你跑哪里去了,我演讲一开始你就自己溜走也不听一听。真不够意思。”
  虽然国王在台上演讲,灵幻却一直站在人群后面,端着酒杯盯着大门。此时看到茂夫回来,立刻快步走上前去迎他,半开玩笑的抱怨道。
  “师傅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这种热闹。而且我更喜欢平时的您,虽然演讲的时候也很帅,但是那种状态不属于我吧。”
  “都十四岁了还喜欢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真是的……明明上课的时候说过你那么多次也扳过来了。”灵幻下意识假装低头饮了一口酒,避开视线碎碎念。
  茂夫看着灵幻,只是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我的语言艺术可是好不容易修了满分呢,师傅。
—TBC—
==================================
被人叫太太了,开心,结果爆字数了😂
……
我也太好收买了(哭哭
如果觉得龙套黑了有点ooc,正常。你想啊,他可是从六岁起就和那个欺诈师朝夕相处了八年呢,不被带坏才怪(ni)
铲除情敌的手段蜜汁熟练,这是为什么呢茂夫君(一个挑事的微笑
说真的你们不要嫌茂夫随便开人啊,他可是王子啊你们让他任性一下吧真的😂
困死了不想检查,睡醒再说

评论(4)

热度(41)